卡尔加里新生活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搜索
David Diao 王建伟 仙清雅十字绣坊 环炬体育 Susan张程捷
周学志 杨波 清心百合 广告招租 东华服务
青青方竹法律服务 Telus 广告招租 广告招租 广告招租 广告招租
查看: 691|回复: 1

加拿大女导游亲身经历

[复制链接]

2607

帖子

588

今年发帖

6957

威望

卡城灌水区议员候选人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6957
发表于 2014-12-3 13:23:29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来源:出国在线

 不知不觉在加拿大做导游已经几年了,近期终于找到了新工作,我的导游生涯也划上了句号。在这个绝对以男性为主的行业,作为少数“异类”(女性),几年来真是酸甜苦辣,一言难尽。既有被人照顾、帮助的欣慰,也有被人调戏、骚扰的无奈。最让我留恋的还是导游的收入,老实说,我的新工作也未必能赚怎么多钱 (但工作职位听上去显然比导游体面一些)。

  加拿大华人导游的收入其实蛮不错的,至少比加拿大人的平均收入要高。拿我自己来说,旺季时月收入过万不稀奇,淡季时月入不到一千也正常。平均来说,每年都能进账5--6万,而且全是现金,报多少税就自己看着办吧。我这个收入在导游中大概处于中等至中等偏上这个档次,比我赚得多的大有人在,只不过他们都闷声发大财,谁也不说。不像我傻乎乎在这发帖,当然我也是要退出这个行业了,无所顾忌了,否则也不会说的。

  但促使我发帖的更主要原因是,我平时很喜欢上网浏览行业的相关新闻和帖子,我发现加拿大旅游业几乎没有导游发的帖子(原因大家知道了),我印象中只看到过一个好像讲加拿大旅游业黑幕的帖子,写的都是实话,但篇幅很短。我就想有朝一日我也写一篇,详细点的,文笔可能不够优美,但保证都是实话,也算填补一项业内“空白”吧。

  先从导游的入门说起吧。导游入行的门槛很低,准确的说其实没门槛。而且华人导游都是服务华人,对英语也没要求,理论上讲只要不是哑巴都能做。当然做得好坏是另一回事。导游之间的收入差别还是比较大的,主要看你所带的团是否有“战斗力”。如果你和旅游公司老板关系好,他经常把“肥团”给你带,月收入 2---3万也不奇怪。所谓的“肥团”,其实基本是大陆团(港台人不行)。局外人可能以为我说的是大陆富豪团,其实有钱人购物不一定大方。最肥的团是大陆二、三线城市“土皇帝”带队的公款团,那花钱叫一个“冲”!导游宰下去,几乎刀刀见血,刀无虚发,那叫一个“爽”!

  具体写写我亲身经历,比较有代表性的几件事吧!

  有一次,一个越南团来加拿大旅游,接待方是密西沙加的某华人旅游公司(以下简称A公司)。旅游团要求接待方提供法语导游,因为该团成员是越南教育部门的官员及多个法语学校的领导,都会说流利法语。A公司在多伦多找不到这样的导游,于是联系了蒙特利尔的另一家某华人旅游公司(以下简称B公司),希望他们帮忙找一个会说法语的导游,B公司找到了我。当时我在蒙特利尔是比较有经验的中、法双语自由导游(即自雇导游)。根据我的经验,越南来的法语团都是越南的上层人士,会比较“肥”,于是爽快答应了。

  第二天我拿到了旅游团行程。该团先抵达多伦多,行程包括安大略省和魁北克省的景点,总行程6天,最后在蒙特利尔机场离开。

  我从蒙特利尔坐长途车到了密西沙加约定的地点,见到了给这个团开车的司机小范,他大概30多岁,来自吉林,1米6多一点的身高,在东北男人中算是比较矮小的,镜片后闪烁的狡黠的光芒,梳着小分头,身穿导游们已经穿得很滥的牌子Tommy Hilfiger。不知怎么,我见他第一面就有一种不信任感。他一脸堆笑说:“我是这个团的导游,姓范,叫我Benny吧。”他的第一句话就让我起了疑心,我说:“我是这个团的导游,你不是司机吗?”他说:“是这样,前3天在安省我是导游兼司机,后3天在魁省我是司机,你是导游。”我马上明白了,他是想从我这分一杯羹。

  这里简单说一下导游和司机的利益分配。司机拿固定工资加小费;导游除了底薪外,还能从游客购物、吃饭、景点门票等方面拿到高额回扣。也就是说,导游的收入远比司机要高。导游掌握整个行程的主动权,他决定在哪购物、在哪吃饭、去哪些景点等等,而司机只管开车。导游也怕司机不配合,通常会分一小部分回扣给司机,但分多少完全是导游说了算。有少部分人是专职导游或专职司机,但绝大部分人都是导游、司机都可以做,有什么机会就做什么活,但在可以选择的情况下,一般都愿意做导游,而不是司机。

  我说:“B公司跟我说我是导游,你是司机。”范说:“A公司老板认为这样安排比较合适,因为我一直是导游,安省这边我比较熟,B公司应该也同意了,不信你打电话给B公司问一下”。我将信将疑,因为这根本不符合行规,马上打给B公司老板,果然他不知道。但他又不愿得罪A公司,就说,你现按这个Benny范说的办吧,回头我问一下A公司怎么回事,你要和他合作好,别影响带团。

  以大局为重,这点觉悟我还是有的。但问题是范根本不会说法语,怎么导游呢?范说:“这个简单,我说完你给他们翻译就行了”。我的天!我本来就说法语导游,对安省的景点也很熟,却要给一个不会说法语的导游当翻译,这也太别扭了。在加拿大旅游界混了几年,导游和司机因为利益分配不均产生矛盾,互相拆台,甚至影响旅游团行程的事耳闻目睹不少,但本来是司机,却抢着干导游的活却第一次见到,正好又发生在自己身上。

  我和范在多伦多机场接了团,简单兜了一下市内的景点。来到酒店。我和客人同住,但范要回家(因为他家在本地,公司没订他的房间),第二天再来接我们。他大概感到我和客人住一起,交流多,怕我拆他台,也不敢太得罪我,临走前他说:“虽然在安省我是司导(司机兼导游),但你翻译也功不可没,在购物和门票上的回扣上我分给你一半。到了魁省你是导游,回扣全归你,怎么样?”我看他也没把事情做得太绝,就说行。

  第二天去大瀑布,范说:“我先带他们去坐船,然后去XX酒家吃饭,接着做直升飞机,再去买冰酒,如果时间允许,最后带他们买西洋参,争取在这先宰他们五刀。”根据我的经验,坐船和吃饭都会消费,但坐直升机和购物就不一定了,虽然这个团的“素质”比较高,但我感觉宰五刀可能有点多,怕他们反感。范说:“我尽量动员他们,你给我翻译好,哪怕有一个人愿意也带他去,毕竟咱们都有好处不是?”我想也是,比如坐直升机,每张票面上的价格是$110,但导游买来是$70,也就是说,每一个坐直升机的游客都能给导游带来$40的收入。要是这10几人都坐,单是坐直升机这一项,分到我头上的回扣就有几百了。

  我于是尽量向他们推荐坐直升机多么千载难逢、惊险刺激。不知是我的劝说起了作用,还是他们花的是公款(估计主要原因是后者),旅游团的一位领导模样的人(后来我知道他是团里最大的官)说:“好,那就都去吧!”后来除了两位女士不敢,其他人都坐了。

  接着买冰酒和西洋参的成果也不错。随后一路狂奔,返回多伦多,晚饭安排在Finch/Kennedy的XX酒家,回来的路上,范说:“我们能早到半小时,我先带他们去买保健品,你看怎么样”?我听了不由有些不快,要知道游客整个行程的所有消费中,买保健品导游得到的回扣是最多的,一般行规是高达 50%!别吃惊,千真万确!(具体怎样分配这笔钱下文有详述,导游们请别扁我)。我心道:Benny范你小子也太黑了,我本来打算在魁省让他们买保健品的,现在你把该砍的几刀都砍光了,我到了魁省还怎么宰他们?但毕竟受党教育多年,深知为了大局牺牲个人利益的道理,道:“那你看着办吧”。范马上递给我几张保健品的法语Flyer,让我给大家传阅。原来这家伙早有准备,哪里是征求我的意见?。后来我也反省自己,范大概觉得我老实可欺,因此后来才会变本加厉地欺骗我。

  到了酒家,范让我先进去了解一下晚饭准备的情况,他自己带团去到不远处的华人保健品店,我知道他是有意把我支开,这种事导游都不希望司机、包括我这个翻译在场。

  大概过了半个小时,游客陆续回到饭店,我瞟了一眼,见他们都是两手空空,貌似没人买东西,不由得有些奇怪。范过来坐到我旁边,垂头丧气地说:“唉,这些人嫌东西太贵,都没买”。见我有些失望,他安慰道:“没事,反正在大瀑布那边战果还不错,带团吗,买不买都正常,你也别太往心里去”。

  吃完饭范送我们回到酒店,他照例回家了。我在房间里看电视,还是对买保健品的事有所怀疑,根据他们在大瀑布的表现来看,要说没有一个人买保健品,应该不太可能。这是正好有一个团友进来,问我明天行程的事。我就装作随意地说:“加拿大的海豹油太贵了,你们今晚没买也对”。他哈哈一笑,说:“不贵,海豹油越南没有,我们都买了”。我问:“那怎么没见你们拿回来?”他说:“Benny说店里提供免费邮寄到越南,我们都寄走了啊,这样多省事。”我问:“你们买的多吗?”他说:“我们总共买了2万多加元,我自己就买了3千多加元。”我这才恍然大悟,自己真笨!我早就知道有免费邮寄服务。但我从来没用这个办法骗过和我合作的司机(天地良心,此言非虚)。我X!Benny范这小子也太黑了,即使以购买海豹油总额20,000元计,回扣是50%,即 10,000元。按行规,其中的30%给A公司,4% -- 9%给司机,剩下的60%多都是导游的。范是司机兼导游,那么他拿70%,也就是说他一个人就独吞了7,000元!这还没算在大瀑布的消费回扣。我不由得怒火中烧,不行!不能让他独吞,怎样想个办法然拿到我应得的一半才好……

  这种事只能自己想办法解决,有人可能奇怪为什么我不向公司反映,那您就外行了。因为公司不管这事,这边的旅游公司跟国内完全不一样,大部分是一、两个人的小公司,导游都是自雇的,和公司老板并没有上下级的隶属关系。

  第三天一早,范来接我们,直奔蒙特利尔,路上范又在Kingston停留,在千岛湖坐游船又砍了一刀。此时我对范的人品已不抱任何希望,默默盘算着他这几天总共拿了多少回扣,等待时机要回自己的一半。同时也筹划着,在魁省我是导游,怎样才能再捞点。范在安省几乎把这个团“榨干”了,在魁省留给我发挥的 “余地”已经很少了。想来想去,这个团以中年男性为主,带他们去看脱衣舞可能是最大的“利润点”了。说实话,我一般不会带团去哪种地方,但这次能否尽数拿回我的回扣都未可知,我再不想办法干一票,带这个团就亏大了。

  晚上8点多,终于抵达下榻的蒙特利尔酒店,这次是范和旅游团同住,我只能回家住(没订我的房间)。安顿好游客,我刚想走,范叫住我,关切地说: “等等,明天我们出发很早,你家又离得远,明早你要太早起床赶过来,休息时间都不够。不如这样,今晚就住我房间吧。”其实这几天只要有机会,范都会用言语调戏我,好在这种场面我也见得多了,只要他没有出格的行动,我也懒得和他计较。但他提出今晚和我同住,确实过分,我没好气地说:“不行!”他说:“你看这样吧,咱们先到我的房间,我把这几天你的回扣给结一下。我不是说给你一半吗?多给你一些也没关系,大家一回生二回熟,交个朋友。”

  我犹豫一下,想是不是先拿回我的回扣,毕竟跟这种人打交道夜长梦多。范大概误解了,以为我会留下来,又劝道:“其实导游和司机住一起很平常,我在国内就做旅游多年,这是行规,在这也是一样,毕竟大家都方便。”我忍无可忍,怒道:“什么行规?难道你让他们把保健品都寄回国,骗我说没人买,也是行规?”范楞了一下,说:“这个事情是这样,嗯……,我本来想找机会和你解释一下,这个回扣是保健品店老板直接给A公司老板的,具体我们能拿回多少比例我还要和A公司老板沟通,拿回来后少不了你的那一份,你放心。”

  我心知他又在胡说八道,说:“你以为这是我第一次在安省带团吗?哪一次购物不是游客离开后导游马上和店老板结清回扣的?”范见骗不了我,道: “咱们别在这吵,影响不好,到我房间里商量一下,钱无所谓,我说话算数,说给你多少肯定给你,只多不少,保证让你满意。”说着上前一步,伸手揽在我腰间,作势要推我向前走。想不到他表面上斯斯文文,见人三分笑,实际上胆子却也不小,当真人不可貌相。

龚彦

1

帖子

0

今年发帖

6

威望

卡城荣誉市民

Rank: 2

积分
6
发表于 2017-8-9 13:48:39 | 显示全部楼层
ssdf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手机版|Archiver|calgarynewlife.com

GMT-6, 2017-12-12 21:18

Powered by Discuz! X3.1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